缅怀·大师

2014-05-21 14:25:52 作者:enewair 来源: 浏览次数:0

 3月13日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教育家,我校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沈德立先生逝世一周年。今天,让我们一同缅怀这位受人爱戴的学界泰斗和人生楷模,重温先生敬业勤勉、以德立人的光辉一生。
 

 
80载人生写就学术传奇
        ——记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心理学家沈德立先生
        有这样一位教师,以自身的严谨治学、辛勤耕耘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学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栋梁;有这样一位学者,以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投身科研事业,攀登上一个又一个学术高峰;有这样一位老者,年过古稀依然奋战在教学科研工作的第一线,以言传身教影响着身边所有人…… 
        3月13日,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教育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天津师范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院院长沈德立先生因病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人世。
        80年漫漫人生路,沈先生留给后人的,是一个难以尽述的传奇。
学生的良师益友和引路人
        天津体育学院健康与运动科学系党总支书记孙延林教授说,恩师沈德立先生对我们的关心、爱护和教育,是用三言两语根本回忆不完的。
        孙延林1984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他和他的46个同学成为师大教育系的首届本科生。入学伊始,沈先生给他们讲授《普通心理学》课程。那时的他们对“心理学是什么”都不清楚,先生用通俗的语言、生动的事例讲解心理学学科中的科学知识,深深吸引了他们。第一次上这门课时,先生生动的教学感染着他们,没有同学愿意打断他,他也完全沉浸在授课之中,直到中午12点半才想起下课。
        沈先生给了第一届学生太多的关心和帮助。他们刚入学时,教育系在师大南院,沈先生家在北院,他晚上经常来学生宿舍,询问大家的学习和生活情况;白天的课余时间,他还和学生们一起打篮球。沈先生熟悉1984级的每个学生,一直到他们毕业后同学聚会时,先生还能叫得出每个学生的名字。
        毕业后,孙延林被分配到天津体育学院做心理学教师。受沈先生影响,他深深地热爱心理学,并期望有朝一日能继续深造。2003年,他终于圆了梦,重回师大成为沈先生的博士研究生。“回想与先生相识近30年的经历,觉得他不仅是良师益友,更是我人生路上的引路人。他深邃的思想、认真的态度、宽厚的品格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学术参天大树的缔造者
        天津师范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院教授阴国恩说,他是在沈德立先生带领下一步步走进心理学殿堂的。“沈先生那敏锐的学术洞察力、对事业执著追求的精神和人格魅力,深深地感动着我,也影响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阴国恩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师大教科所时,心理实验室尚十分简陋,不大的屋子里仅有两个仪器柜,里面放着几件简单的仪器。当时阴国恩的心就凉了大半截。看到他的表情,沈先生耐心地告诉他,自己刚到师大时,心理学学科不用谈什么实验室,就连一把改锥都没有。是他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与天津师大校办工厂合作,设计并生产了心理学仪器。沈先生还谈了他多年的夙愿——发展中国的实验儿童心理学。
        80年代中期,发展实验儿童心理学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即世界银行贷款。在沈先生的努力下,争取到30余万美元的心理学仪器贷款。而设备论证的调研工作却十分艰苦。那年1月份,他们去上海、杭州调研。到了杭州,正下大雪。那半化不化的雪足有四五厘米厚,走上一会儿皮鞋就湿透了。阴国恩的脚冻得难受,心中不免有些怨气。但看到沈先生那若无其事的样子,他顿觉惭愧。就这样,沈先生于80年代末,引进了眼动仪、诱发电位仪、多道生理记录仪和速示仪等大型心理学研究设备,并装备了当时国内最先进的儿童活动观察室,在天津师范大学建成了国内一流的心理实验室,为实验儿童心理学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今天,天津师范大学的心理学学科已成为国内心理学界的一流学科。它已是姹紫嫣红的花圃,已是参天蔽日的大树,而沈先生却离去了。阴国恩说,我们这些花圃前的赏花人、大树下的纳凉人,目睹了沈先生栽花养花、植树育树付出的艰辛,更要珍惜、养护这花、这树。
心理学事业发展的推动者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卢家楣与沈先生结识近二十年。他说,沈先生的心理学研究具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敢为人先,二是服务社会。
        沈先生积极领导全国青少年心理健康素质的调查研究,研制了首个“中国大学生心理健康测评系统”,并实施全国范围的超大规模测查。卢家楣应邀参加了他课题的调查,见证了他深入扎实的工作。2000年,沈先生邀请他来津参加天津师大心理学科的国家文科基地揭牌仪式。10年后的2010年,沈先生又邀请他参加“心理和谐与人才强国”高层论坛。该论坛的四个议题中,有两个议题都是涉及心理学科如何为社会服务的问题。这让卢家楣再次深深地感受到,沈先生及其带领的团队在以往十年的学科发展中所秉承的服务社会的研究取向,以及由此体现出的服务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最让卢教授感动的是,沈先生不仅为自己学校培养学生和中青年教师,还通过开放研究基地和实验室、免费提供科研培训、亲自讲学等形式,将后继人才的培养惠及全国各地高校的学生和青年教师。他每次组织培训活动,都亲力亲为,周密安排,使参加者处处感受到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他还曾数次到上海师大讲学,除介绍他开拓的实验儿童心理学领域的研究,还介绍心理学科建设的心得和体会,真诚无私地与师生分享自己的经验。深邃的思想、渊博的学识、朴实的言谈和真挚的感情,使每次报告和座谈都给大家以深刻的启示和极大的鼓舞。“可以说,他胸怀全国,心系全局,为培养心理学专业人才,为心理学事业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为事业奉献一生的楷模
        作为工作在沈先生身边的人,天津师范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院副院长白学军清楚地记得,近几个月来,沈先生在与病魔作着怎样顽强的斗争,并说自己一定要为心理学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去年8月初,沈先生要到医院做个小手术。他很乐观地说,小手术,几天就会好,并说自己准备8月底赴长春,进一步落实学校与空军院校开展科研合作事宜。手术很成功,但术后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特别是可怕的静脉血拴。大夫建议先生在家好好休息。开学后,同事们也都劝他在家休养,每天在电话中向他汇报工作。他一开始答应了,但几天后又出现在办公室,亲自处理各种事务。
        10月份,当他看到全国各地高校都在积极申报“2011协同创新计划”时,他认识到这是一件对学校今后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大事,便主动向学校领导提出心理学学科要申报“2011协同创新计划”。在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沈先生不顾大病初愈,马上开始了行动。他每天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将收集到的新资料转给同事们,要求大家了解全国各学科发展的新动向。他还给全国各地专家打电话,征求他们的意见。在他的带领下,经过十几天的连续奋战,申报“2011协同创新计划”的初步方案完成。就在一切都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之时,11月中旬,沈先生又一次累倒并再次住院。而病情刚有好转,他就指示大家一项一项地落实“2011”协同创新计划的相关事宜。今年大年初一,同事们到医院给他拜年时,看到他病情好转,大家内心充满了喜悦。然而,开学后,他的病情突然恶化,身体虚弱到必须靠护工的帮助才能坐起来。大家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同事们到医院看望他,护工偷偷地告诉他们,你们来了一谈工作,特别是“2011协同创新计划”,沈先生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跟你们说的话比我与他待一天说的都多。在他心中,事业高于一切。“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落实心理学科‘2011协同创新计划’,完成先生没有完成的工作,以慰他的在天之灵。”白学军说。
        沈先生辞世后,他的学生、朋友从全国各地赶到天津师大,为他送行。“先生,我们多么想请您指点心理学学科发展!”“先生,我们要向您汇报重大课题取得的新进展!”“先生,我们多么想聆听您的学术讲座,目睹大师的风采!”“先生,弟子们已经约定好,在您生日的那天给您祝寿……”
        “人的一生能够有效地为祖国服务大约只有四五十年,对于一个专业工作者来说,这四五十年是十分珍贵的。因此,每个人应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充分地、甚至顽强地展现自己。但对个人职务和待遇,则应看得淡些,不去计较。”这是沈德立先生于1997年为《中国社会科学自述》一书撰写的一段话。这是先生自己总结的人生经验,也是他的所有弟子和同事过去、现在以及将来干事、创业的行动指南。(完)
来源:天津教育报(2013年3月26日)
关键词:大师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