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这美丽的世界

2012-04-23 15:11:50 作者:enewair 来源: 浏览次数:0

把自己比作充气娃娃的陆幼青用林肯的话勉励自己,40岁的男人让人关注的不应该是外貌和容颜,而是气质和风度。一本《死亡日记》,留下了他作为文人对于生活的见独,更在字里行间成型着他的胸怀。即便在所剩无多的时日里,他依然与家人去旅行、去度假,去享受生命留给他的这最后100天。

“癌症病人是孤独的,他们头顶上有一张无形的网,在限制着身心的自由,尽管它是用爱意等一些东西织就的。”疾病的可怕所在就是他在摧残人身体的同时,也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心灵。他用理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波动以及所有可能给别人带来的伤害,在病痛里,他穿梭在自己的日记里如一个常人,彩色的光芒让人恍惚。

“疾病依然不是我把痛苦传染给别人和影响他们平静生活的理由。”这就是他给自己的答案。腮腺肿瘤和胃癌共同侵袭,对谁都意味着是个梦魇。陆幼青却有意将这样的凝重淡化为一种亦喜亦忧惯常不过的生活,甚至在谈论的兴致来时升起一圈淡淡的光环,让人知道在苦难来时还可以向命运微笑。

一是宣战,一是留言,如果说子尤流露的是一种年少朝气,陆幼青大概就是一种成熟的低调了。坚强,是读者给他的评价。那些对镜自怜的时刻,那些充斥疼痛的睡眠,他一直以一个别人看来轻松的状态承受着。而这一切的意志无不根源于爱,对家乡、对亲友、对贤妻、对爱女,也是对他所留恋的生活……很难想象他是怎样控制那一次次疼痛袭来后的狼狈,但每一次他把整理后的文字发表出来,让人看着又是那么平静而真实。就像他在书的开篇所讲:“日记有一个好处就是真实。而真实,就是价值。”

这本日记,始于女儿的生日,终于自己的生日。身为男人的固执,陆幼青挣脱了病痛的所带来的不少局限,用生命的最后时光去谈论那些与曾经自己相关的事情,与一群思考着的人。从中华文明到上海文化,从大学生活到广告人生,从女儿择偶到与妻书……书中他所提倡的“搏傻主义”,作为一种智慧倒是可以借鉴,郑燮所言“难得糊涂”的精髓大概也蕴含其中。另外,“进”大学与“读”大学的观点实在值得我们去思考。

“我走后,有不知详情的朋友来问,一律回答:

陆幼青远游去了……

罢了,远游去,不再牵挂。”

如封面的这一朵向日葵,笑脸为形,真色如金,且懂得寻找阳光。让我们入境,意念春光,静享人生……这就是结局。

(本文作者 刘薇)

关键词:告别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