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总是甜美中略带一丝忧伤

2012-04-10 13:06:41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在一个玻璃的世界,始终无法分清时间和空间,于是,总会白痴地以为,那最最遥远的地方,触手可及。

每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都忍不住回想起那时青涩的我们。扎着马尾的我们疯跑在放学回家的夕阳中,踩着彼此拉长的身影,任那细风胡乱地扭曲着头发。我们追着各自的玩具四驱车,跑得极慢的你,总会坏笑地用手紧紧地拽着我的红书包,而我却傻傻地更拼命地往前冲。我们总是习惯绕更远的路回家,习惯沿着野地里的小河边冒险,河边的小草和小野花总是生长得那么精神。我们甚至像其他小男生一样,卷起裤腿儿,一深一浅地去河里捉鱼,虽然到最后什么也没能捉到,还整的一身泥水回去挨妈妈骂,但依然开心得不得了。

冬天,我为懒得起早到学校去值日、点炉子,而你却偷偷地替我把挨罚的要擦的玻璃擦得干干净净。一起做题,一起挨骂,一起为奄奄一息的流浪狗流泪,一起大声地唱着我们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们都曾笑着说彼此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孩子,都曾带着红领巾骄傲、紧张地站在台前领奖,都曾把寒、暑假的作业连夜写完,然后一起疯玩一个月••••••

那时的我们真的就那么简单,而这段友谊逝去的,也同样如此的简单。

在那一级一级的石阶上,落着我们曾经的足迹,当我发现那些足迹早已被岁月冲刷得无影无踪时,泪水竟然早已爬满脸颊,为的,是一段无从说起的空白和留恋。

上天的安排,我们谁都无法预料。或许早在很久以前,上天就注定要把我们安放在不同的路口,擦肩而过,然后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直至彼此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每一个温柔的日子,总会不经意地拾起对你斑驳的记忆,就在内心最最简单的地方,安放了一个最最简单的你,一个最最静好的你。

一个弱不禁风、飘落远方的女子,安好。

                                                            作者 刘艳欢
分享到: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