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记录167个孩子的梦想

2011-11-24 07:45:27 作者:学生记者团 来源: 浏览次数:0

摘要:一张张稚气的面孔,手举废旧的报纸,上面写着他们的姓名、年龄和梦想,在他们的身后或是破旧的土屋、或是高耸的大山、或是乡间的小道……这一张张摆放在劝学楼大厅的黑白照片所传达出的信息十分明确——贫困,是孩子们每天都在面临的贫困。
一张张稚气的面孔,手举废旧的报纸,上面写着他们的姓名、年龄和梦想,在他们的身后或是破旧的土屋、或是高耸的大山、或是乡间的小道……这一张张摆放在劝学楼大厅的黑白照片所传达出的信息十分明确——贫困,是孩子们每天都在面临的贫困。
  

“幸福工程”西部行

2011年7月20日,天津师范大学2011暑期“中国幸福工程”西部采访团踏上了从北京到云南的列车,开始了采访团第一站的拍摄和采访。
  2011暑期“中国幸福工程”西部采访团由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摄影系主任于全兴教授带队,采访团10名成员均为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本科学生。从7月20日到8月15日,采访团先后深入云南怒江、贵州毕节和四川大凉山等贫困山区,共访问了7所学校,167个贫困孩子,为“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及“幸福营养餐”项目拍摄了大量影像资料。
  据介绍,“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与中国计生协、中国人口报社于1995年共同创立实施。该项目主要以贫困地区计划生育家庭的贫困母亲为救助对象,帮助母亲发展家庭经济,脱贫致富。“幸福营养餐”项目为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慈善项目,是“创建幸福家庭”活动“幸福”品牌项目之一,旨在通过大力弘扬“人人可慈善”的理念,广泛发动社会各界向特困学生捐款,为在学校里吃不饱饭或无法吃到营养饭菜的孩子每天提供一个鸡蛋和二两肉,以帮助特困中小学生解决在校“就餐和营养”的问题。
  此次天津师范大学2011暑期“中国幸福工程”西部采访团承担的主要任务是为“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以及“幸福营养餐”项目拍摄影像资料,以唤起人们对西部贫困母亲和儿童的关注及爱心。
  于全兴教授于2001年开始参与“幸福工程”项目,至今已11年。11年来于老师走遍我国西部12个省市自治区,采访了数以千计的贫困母亲,带回了珍贵的影像资料,让社会各界了解到西部贫困地区的生活,也使那里的贫困母亲和孩子得到了帮助。

为了孩子们的梦想

“我们这么多人拍(摄影摄像)你,你害怕吗?”
  “不怕。你们是好人。”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好人?”
  “别人都嫌弃我们、不理我们,只有你们还问我们这么多。”
  此次“中国幸福工程”西部采访团负责采访及文字撰稿的天津师范大学2009级新闻传播学院编导专业的周晓雯告诉记者,和她对话的孩子叫周南三,今年13岁,上五年级,有一个12岁的弟弟叫周南谊。他们的父母到山上找钱(采药),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
  走进周南三家时,他在做饭。一锅苞谷就是兄弟俩一天的饭,家里没有米了,除了门口几个烂掉的菜叶子什么菜也没有。邻居家的哥哥看这两个孩子可怜送了几个辣椒给他们,周南三把辣椒放在旧的饮料瓶里揣碎了再倒进碗里当菜。这“菜”他们可以吃上两天。
  做上饭,兄弟俩还要去背柴。周南三家住在山坡上,每次出门都要走一条20多米陡峭的小道。柴条长短不一,大约有手腕粗细,周南三一次能背上十几根。他就顶着这筐柴,走上10多分钟的山路,再下20多米长的陡坡才能到家。
  “那个路那么陡你背着那么重的柴不怕摔倒吗?”周晓雯问他。“不怕,那条路是我们走出来的。”……四川省布拖县补尔乡13岁男孩苏呷哈平的梦想是将来想成为一名老师,接奶奶下山,给她好的生活。
  苏呷哈平是采访团负责照片拍摄的天津师范大学2009级摄影专业学生靳安然,用镜头记录下的第一个孩子。她告诉记者,还在念小学三年级的苏呷哈平父母都已去世,跟着70岁的奶奶住在一起,他的学费及生活费全部来源于奶奶卖洋芋的收入。这次放假回来,奶奶病了,家里连带奶奶下山看病的车费也没有,苏呷哈平只能眼睁睁看着奶奶的病情一天天的恶化,他不得不边做作业便挖洋芋来维持他和奶奶的温饱,开学要交的300块钱学费还没有着落……
  在为期12天的采访中,令采访团成员、天津师范大学2009级摄影专业学生姜晓娜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名叫旺扎日则的8岁小女孩。她的父亲三年前去世,母亲两年前抛下她改嫁,现在旺扎日则跟叔叔生活在一起。每天最多吃两顿饭———上午十点、下午六点,每顿除了土豆就是玉米。旺扎日则住在叔叔家的储藏室里,屋里只有一张床,没有窗户,更没有灯。她的愿望是想吃一顿白面馍馍……而这样的孩子在那些乡村中还有很多。
  采访团成员走过的地方,是我国的西部,最贫穷最闭塞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小病挨,大病扛,没有基本的医疗设备,只有赤脚医生。”采访团成员、2009级摄影专业学生杨阳告诉记者,所谓学校,只有一个老师,一间破旧简陋的房屋作为教室,“那间仅有的教室几乎可以说没有屋顶。”
  采访团成员们看到,村子里条件好一些的家里才有床,而床上是破旧泛黑的棉被、床褥;家里墙角堆的土豆是他们一年的粮食;院子里,各种家畜的粪便混在一起……最令采访团成员们感动的是,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村子里平常连苞谷饭都很难吃到的村民们竟然杀了一头猪。“刚开始我们不知道杀猪,于老师知道后舍不得吃,就在外面吃土豆。”靳安然说,乡亲们还给大家发鸡蛋,同学们又分给了孩子们。“有个小女孩叫阿日木牛作,才8岁,我剥了一个鸡蛋给她吃,她害羞,摇着头。因为语言不通(当地人说彝语),我就把鸡蛋放在她手里离开了。”而当靳安然回头看时,只见小女孩把鸡蛋掰开,把蛋黄拿出来,喂给了自己五岁的小弟弟。“看到这儿,我忍不住哭了。”
  “由于我们时间紧,任务重,吃住条件都不是很好,大家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周晓雯告诉记者,“但是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帮到孩子们,让他们能上学,能走出大山,能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一点点苦又算的了什么呢。”
  采访团带队老师于全兴教授说的一句话深深地影响了采访团的同学们——能帮一个是一个!“孩子们虽然贫穷,但非常纯真,也很乐观,在他们眼中你经常能看到与之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于全兴老师告诉记者,支撑着自己这么多年来为贫困母亲和孩子所做的一切,说大了是一种信念,其实更是一种牵挂。

“幸福工程”在继续

从西部回来以后,采访团的工作并没有就此结束。
  “还没开学,我们就回到学校了,写采访日记、倒带子、剪片子、后期制作纪录片、为摄影展打片……”周晓雯说:“从西部回来以后,采访团的同学们特别想为那里的孩子多做点什么,我们要让更多人的了解这些孩子的困境,帮助他们!”
  10月13日,“让贫困孩子吃上幸福营养餐”摄影展在天津师范大学劝学楼展出,孩子们瘦小的身影、澄澈的眼神,还有报纸上那一个个小小的梦想,让参观影展的同学们受到了很大的震撼。“这些小孩太可怜了,与我们过着天壤之别的生活,一定要帮帮他们。”天津师范大学音乐与影视学院2010级学生翟晨曦告诉记者。
  10月20日中午11点至下午六点,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摄影系同学在钢笔尖北侧运动场旁举行了“让贫困孩子吃上幸福营养餐”募捐活动。同学们纷纷慷慨解囊,两元、五元、十元……钱虽不多,但代表了同学们的一份心意。最终,此次募捐活动共筹得善款13325.3元,这笔捐款将全数上交至幸福工程组委会。
  10月20日下午两点,“2011暑期中国幸福工程西部采访”社会实践报告会在劝学楼举行,天津师范大学校党委副书记史瑞杰、校纪委书记孙杰等出席报告会。史瑞杰副书记在报告会上,用“感动、感谢、感慨”赞扬了于全兴老师和实践团的成员用专业的眼睛,客观地记录下了中国发展过程当中另外一种状态。他表示,当代大学生要培养爱的情感,要学会自爱与爱人,要用爱心来帮助他人。
  报告会现场还展示了采访团同学们精心制作的纪录片———《为了孩子的微笑》,杨阳和靳安然两位同学分别为大家讲述了此次暑期活动的感受和经历。两位同学将自己路途中的真挚感受转化为质朴的语言,向大家展现了西部贫困儿童的现状,让现场的同学几度落泪。
后记
    “我们不知道在今年的9月1日,在怒江地区又有多少孩子没能像我们一样坐在教室里,也不知道在赫章和大凉山地区的孩子们今天中午有没有吃上午饭,每天中午,当我们背起书包走向食堂的时候,我们的眼前总是浮现出孩子们渴望的眼神,这些眼神曾深深的打动了我们,相信今天也同样打动了您……”
  这是在“让贫困孩子吃上幸福营养餐”摄影展的后记里的一段话,深深地感动了我们,真心期待着更多的人加入到“幸福营养餐”计划中来,我们的爱心将照亮孩子们的未来,为他们的梦想插上飞翔的翅膀!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学生记者团 崔文婧 万丹 陈芳玉 张博爱)

关键词:镜头记录孩子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